三年半,几件小事

关于 ReactVR 中文文档

从 Oculus 放出消息要做 ReactVR 就有在关注,文档出来大致看了一遍,直到3.15号的下午,突然萌生了要译成中文的想法,晚上到家迅速执行,一口气搭建了在线文档,在 github 建了开源项目,构思了让更多人参与进来的方案。第二天跟朋友安利了一下,意见一致,晚上翻译的时候发现文档的一些小问题,在 ReactVR 提了 issue ,顺便也跟他们的人聊了下我们在做中文翻译,他们也挺兴奋,说 wow I think this is the first translation! thanks for letting us know,这个事会持续下去,毕竟 React 和 WebVR 都是我的最爱。

关于 KOL

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产品,20天交付 MVP 版本,三个月拿到200W营收,客户包括P&G,美赞臣,达能,屈臣氏、玛氏、奥迪等等。它只做一件事,就是 KOL(关键意见领袖)的日常互动评估以及广告投放效果监测,即前测和后测,如今自媒体等新兴媒体在逐渐蚕食传统媒体的市场份额,当投放量到达一定数额时,评估和监测能使投放透明可控,形成投放指导,帮助品牌主节约大量成本。做了三年商业产品,这是最拿得出手的,我亲手实现最初的版本,培养新人参与进一步的开发,为它编写脚本制定了更好的测试上线流程,直到现在也在不断打磨它。

关于 listen

如果说推推是失败,那 listen 就是无力, 在与 PM 讨论需求时的无力,对初版原型的抵触,为此写建议邮件到凌晨 在技术实现上的无力,这个产品的思路是对的,简化了 SM 的很多繁琐的用法,技术架构上也更加的先进,复制了大部分 metion 的功能,但是缺乏 killer feature,功能又少,没人愿意为它买单,做不到高准确度的舆情情感判断,用户只为解决复杂问题的产品花钱,这是真的。

关于推推

这是一个失败的产品,非常失败,而且失败贯穿于整个研发阶段, 前期调研不充分,准备开工的时候发现新榜也在做, 研发进度控制失败,我没能组织好另外两个人的开发工作,作为技术负责人的失败 中间调整方向失败,我有很大的责任,对产品设计的思路不成熟 后期交付结果失败,产品大部分功能不可用,最后难产 这个产品让我对自己产生了很大的怀疑,组织能力和产品设计能力不足,太弱

关于推策

这是一个很棒的社交客服产品,帮助客户处理多个社交平台与客户的互动。它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,一方面是 Social 业务目标群体首次从大客户转向中小企业,另一方面是我首次在比较重要的产品使用 React + Redux 技术栈,完成了从 Backbone 向 React 的转变,体验到了全新友好的开发体验,当然也是踩了不少坑。遗憾的是完成初版后不久,我就去开拓新的产品,没能亲身经历它的快速成长阶段。

关于 SocialMaster Web App

这是个小宝贝,第一次用 React 做产品,虽然不算太正式,但是到目前还有一些用户在使用,还会有一些问题反馈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用的 React + Flux 做的很粗糙,那时候对 React 理解不深,对 Flux 的单项数据流也一知半解,但神奇的地方在于产品也做出来了,有趣。

关于 SocialMaster

这是最开始的地方,也是公司所有 Social 产品的母体,包含了所有的功能,复杂又全面,甚至每个模块都能做成一个单独的产品。在它身上我第一次接触到社交舆情领域的知识,三年来所有的思考和判断都与它脱不开干系,也是在那时经历了个人的快速成长时期,第一次正式用 node.js 开发产品,第一次体验全栈的开发方式,第一次接触 elasticsearch ,第一次做数据可视化,第一次喜欢上加班工作的感觉,每天都能体会自己的成长,也逐渐形成了自己在技术上的价值观,也是在这次之后被提升为技术负责人。目前已停止功能开发,由我在持续维护。

yofineliu

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.